权威•专业•专注
  • 产品
  • 求购
  • 企业
  • 报价
  • 资讯
  • 行情
当前位置: esball > 指数分析 > 新世紀娛樂城(2000sj) - 好书连载|(29)《最后一个金融大鳄》 > 正文

新世紀娛樂城(2000sj) - 好书连载|(29)《最后一个金融大鳄》

  时间:2020-01-11 16:25:10   来源:esball  点击:1124 次  字号【

新世紀娛樂城(2000sj) - 好书连载|(29)《最后一个金融大鳄》

新世紀娛樂城(2000sj),邓荣栋/著

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

在这个靠海的山间别居旁边,还有一个别墅群,秦浩然的父亲秦景明便住在这个别墅群里,此刻他正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书。

忽然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,接通电话发现了彭昊天打来的。

“喂,彭董,您什么时候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了?”秦景明坐在沙发上,将电话机放在沙发旁边的一个小茶几上,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“秦爷,您这是说什么话,我想您还来不及呢。只不过知道秦爷您的为人处世,平时也不敢去叨扰。”彭昊天在电话那边打着哈哈道。

“您这话说的,倒像是我自命清高似的。俗话说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,像我们这种腐朽枯木、断壁残垣,要是有事没事出来晃悠,岂不是白白引人笑话?”秦景明继续阴阳怪气道。

“哎,别的不敢说,至少在我彭昊天的心中,您秦爷要是在这一行排第二,便没有哪个能够排上第一的。”彭昊天不断地恭维道。

“彭董你说这话我信,但是这第一不第一的,有些人是不会这么看的,彭董,你说是不是?”秦景明将身体再往后躺了躺,跷着二郎腿道。

“秦爷这话说得极是,现在有些年轻人什么都知道,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自己是个年轻人。”彭昊天听秦景明的话有些意思,便顺着他道。

“好了,我们都是爽快人,也不用绕弯子了,彭董这大晚上的,肯定不是闲着没事儿打电话跟我这个老头子聊天吧?”秦景明笑道。

“当然,不过有些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是很方便,如果秦爷您有空的话,金融港的归去来酒吧,您看怎么样?”彭昊天笑道。

“什么事儿?弄得这样神神秘秘的?”秦景明笑着问道。

“您来了就知道了嘛!”彭昊天故意卖关子道。

“我这都一把年纪了,可比不得你们年轻人,大半夜的跑那么远,总要值得我跑一趟不是?”因为彭昊天不肯说,秦景明只得退一步道。

“这个秦爷请放心,如果您来了,要是今天的事情您觉得不值得您跑一趟的话,您便大耳刮子抽我。”彭昊天在那边信誓旦旦地道。

“彭董这话是说严重了,这样吧,我要是没事的话,便来。”秦景明的嘴角微微一笑,却并不把话说死,只是说了句活泛话。

“那我就在归去来恭候秦爷大驾。”彭昊天道。

“岂敢岂敢。”秦景明对彭昊天客气道,然后便挂掉了电话。

放下电话的秦景明,感到了无比惬意,毕竟秦景明与归去来酒吧的老板曹敬寒不同,他的风流儒雅、不管世事,在私募圈一派清风飘逸、闲云野鹤的生活实则是在作秀,也可以说是一种道貌岸然、倚老卖老。彭昊天虽然不如陆云深那样在私募圈里如雷贯耳,可最终还是一等一的人物,像他这样的人物在有事的时候能够想到自己,而且口口声声地称自己一声秦爷,他哪里有不惬意的道理?他来回踱步哼唱着京剧老生《空城计》的选段: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……”

归去来酒吧最隐蔽的包间里,坐着三个男人,其中一个是彭昊天,他悠闲地抽着烟。他旁边坐的是一个挺胸叠肚,穿着白色t恤,油光满面的光头男人。他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再次看了一下表,抱怨道:“这都夜里十一点了,秦爷他是不是不会来了?再说他刚才也没有把话说死。”

正当这三个人焦急等待时,有人来敲门,彭昊天将烟放在烟灰缸里摁灭,笑着道:“我说什么,秦爷这不就来了吗?”

彭昊天走过去开门,果然是秦景明,只见他一身短袖衬衣,走进门来对彭昊天表示抱歉道:“彭老弟,实在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
“岂敢岂敢,我们这也是刚到。”彭昊天一边让座一边道。

“哟,今儿个这么热闹,小张、小李都过来了!”秦景明一看,老张、老李也在座,便对他俩笑着道。秦景明到底是长辈,在私募圈也是一等一的人物,二人立即起身,让秦景明坐。

“昊天,说说吧,今天让我到这里来,到底有何吩咐?”

“我是小辈,哪里敢用‘吩咐’两个字?只是现在我这里有一个发财的机会,便想到秦爷您了。”彭昊天将林岚交给他的那张照片用两只手压在桌上,缓缓地推到了秦景明的面前,他接住了。

下期敬请关注: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kaputas.com esball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